<sub id="h1ll4"><progress id="h1ll4"></progress></sub>

<sub id="h1ll4"></sub><sub id="h1ll4"><progress id="h1ll4"></progress></sub>
<track id="h1ll4"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<th id="h1ll4"><form id="h1ll4"></form></th>

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h1ll4"><address id="h1ll4"><mark id="h1ll4"></mark></address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  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狐狸世兄和白兔太监到底哪个好

              第一章 尽人事知天命

                “欸呦喂,主子记挂着年大人,这年大人也没忘了主子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大年三十早上,倾微懒懒地躺在熏炉边的软榻上,手里握着一卷用红笔批注过的游记。刚看了几页就听见端娘进门细碎的脚步声,嘴里还念念叨叨的。

                转眼端娘便拿着一个长方形的锦盒走到软榻边上,将盒子抬到和倾微目光平齐的地方,顺手打开了它。

                盒子里面?#30333;?#19968;串用五彩编绳穿着的各式钱币,倾微伸手将钱串子从锦盒里取出,拿到眼前细细观察。这编绳上一共穿着十二枚金制的方孔圆币,每个金币上都刻有一个生肖?#21450;浮?#20877;?#30001;?#20116;彩的编绳,倾微顿时醒悟过来,这不就是给小孩子的压岁钱吗?

                “是啊,但不知为何年大人今早?#36864;?#26469;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倾微将钱串子拿在眼?#30333;?#32454;端详,看着看着便陷入了?#20102;肌?p>  如今佛莲和?#26469;?#29642;都得了封号品位,也都住在了皇后安排好的宫殿里,但却还没举行受封的典礼。?#26469;?#29642;十二月二十三入宫,一个六品小宝林顶多去皇后殿里听几句训?#23613;?#20294;这十二月二十六入宫的佛莲可是位及王烟的皇贵妃,没个典礼仪式怎么也说不过去。

                如今年玉鬓估计一边筹备着封妃大典,一边忙活着除夕宫宴,虽然有杜桓比从旁相助,但不到初五初六是休息不成的。

                今日他派下人提前送压岁钱来,是希望倾微能明白自己始终记挂着她,更是想提前给她一个小惊喜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也不知小宜、安橘她们过得怎样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想到这里,倾微忽然特别思念这几个昔日和自己一同在草原上纵马高歌的女子。自从她们像?#21387;?#33521;一样?#28216;?#21271;来到长安,就注定要在?#35828;?#29983;根开花,再也无法归去。

                倾微将手里卷成一个空心圆筒的游记丢到软榻上,站起身来示意自己要更衣出门。端娘旋即会意,接过她手上的金币串子放到锦盒里,再将锦盒搁在软榻边上的八角柜上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小宜过?#27599;?#23450;不如安橘她们舒心,但是咱们?#36824;说?#19978;安橘?#31383;?#19981;了小宜。”

                端娘一边给倾微系上裘皮大氅的领带,一边也忍不住叹气说到。这一入宫门似海深,欲讯卿卿问鬼神。昔日里一起玩笑嬉闹的姐妹,如今摇身一变成了红墙绿瓦下的贵人。别说是为她排?#22681;?#38590;了,端娘甚至连入宫探视的机会都很难遇到。

                看着端娘落寞,倾微便想起之前父亲问过自己的一个问题,顺嘴?#36864;?#32473;她解闷。

                ?#26696;?#20146;问过我一题,是杀一人好,还是杀千人好?”

                ?#30333;?#28982;是杀一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端娘帮倾微拍打着大氅外面的褶皱,随口就回答了这个问题,丝毫没往深里考虑。

                “那千人山匪贼寇,那一人是朝?#26522;傲海?#26432;哪个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那就杀山匪贼寇。”

                依旧是不假思索便脱口而出。

                “端娘你倒是想的简单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尽人事知天命,不然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这一千个?#35828;?#24615;命固然重要,但一个?#35828;?#24615;命何尝不是珍贵呢?都是肉体凡胎,都是爹生娘养,孰轻孰重自是难以取舍。但看端娘回答的如此干脆果决,也能看出其心思单纯,并非是能工于心计的。

                不然呢?

                能护得住安橘安柚,便护住安橘安柚;

                能护得住倾氏一族,便护住倾氏一族…

                将自己能把握住的全都掌控在手里,至于其他,便只有听天由命罢了。

                马车从国公府偏门驶出,木制的车轮轧过积雪,发出吱吱呀呀的声响,不远处孩子们的欢声笑语和爆竹一起炸裂开来。

                外面是新年和白雪共同组成的世界,而里面则是燃烧的通红的炭盆和兔毛织成的绒?#28023;?#19968;样都是红白交替,恰如红梅傲雪。

                “知道你路子多不?#24065;?#39135;,就给你带了些好酒和梅花炭,暖暖和和的才是新年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刚到安橘安柚在城内的住所,倾微便被安橘热情的拥抱?#21355;?#22320;禁锢住了,连说话?#23478;?#29992;力喘口气?#21028;校?#31471;娘则是笑嘻嘻地和安柚一起将带来的东西往屋子里面搬。

                今日四个?#35828;?#26159;默契极了,当然?#24425;?#22240;为新年的?#20498;剩?#27599;个人都穿着大红色的袄?#21476;?#39118;。那如雪如玉的肌肤在红艳艳的衣裳的衬托下,更加惹人怜爱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安橘快将主子放开吧,马车后面装的梅花炭可都靠她?#31383;帷?#35201;是在你这美人怀里待久了,哪里还能有力气?”

                端娘看二人拥在一起腻歪了许久,便忍不住开口将两人都打趣了一番。话音?#31456;洌?#36825;正腻歪着的两人便同时挽起棉袄的袖口,加入了劳动。

                一番搬运整理,就连往日里畏寒的倾微都出了一层薄汗,更不必说身体?#21040;?#30340;安橘、端娘。可毕竟是寒冬腊月,安橘赶紧将她们?#20960;?#21040;屋里,自己又和安柚忙着架炉?#30001;?#27700;。端娘也赶忙找到被扔在一边的狐狸毛披风,给倾微搭在肩上。

                原本只计划来这里送些东西、打个招呼的倾微,?#24425;?#34987;留下来提前吃了个午饭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小宜那边若是需要我帮忙,你可不要羞于开口。”

                ?#20849;?#38470;续摆上餐桌,四人也都坐定,安橘将自己和倾微面前的酒碗倒满酒水,而后举起自己的便一饮而尽。

                “?#27493;?#22992;说话倒是越发像文绉绉的汉人女子了。不过还请姐姐?#21028;模?#21452;宜为国公府做事,我定会倾尽全力护着。”

                ?#24213;?#20542;微也单手拿起面前快要溢出的酒碗,一口气将这清冽热辣的液体吞了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倾微,咱们尽人事知天命就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安橘知道?#21290;?#23452;入宫并不全是为了倾国公府,其中私心隐情也略知一二。倾微做?#20013;模匪?#23452;做手背,?#20013;?#25163;背都是肉,自然没有顾此失?#35828;?#36947;理。

                饭?#21171;?#28982;安静,安柚年纪尚幼,坐在一?#22278;桓?#21553;声也不敢继续吃饭。安柚这楚楚可怜?#21738;?#26679;倒是惹得端娘心疼,急忙给孩子碗里添菜,又?#20658;?#22806;两人动筷。这个午饭终于在端娘的努力攒活下?#21482;?#22797;了之前搬运东西时?#21738;?#31181;活跃的气氛。

                用完午饭倾微也不敢多做?#27627;簦?#27605;竟晚上便是除夕家宴,自己一上午不见踪迹难免惹得贺?#23478;?#21457;火。于是只胡?#28082;?#20102;两口热茶,就带着端娘回了国公府。

                临走时倾微将安柚叫到身边来,自己蹲下将她抱了起来,掂了掂重量后又放下。随后摸摸小姑娘头顶平整的发髻,给她了一个有些重量的小木盒,里面?#30333;?#21387;岁钱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可要仔细收好了,你姐姐可没?#24515;亍!?p>  说完倾微伴着安橘姐妹的笑声上了马车,像是一件事总算得到了圆满。

              橘猫成精了

              尽人事知天命   语出自李汝珍·《镜花缘》第六回“尽人事以听天命?#34180;?#35299;释为人事:人情事理;天命:自?#36824;?#24459;,可变因素太多,结果无法预测。尽心尽力去做事,能否成功,还得听其自然。

              目录
              目录
              设置
              设置
              书架
              加入书架
              书页
              返回书页
              评论
              评论
              指南
              <sub id="h1ll4"><progress id="h1ll4"></progress></sub>

              <sub id="h1ll4"></sub><sub id="h1ll4"><progress id="h1ll4"></progress></sub>
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h1ll4"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h1ll4"><form id="h1ll4"></form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h1ll4"><address id="h1ll4"><mark id="h1ll4"></mark></address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球球大作战皮肤 总进球规则 安卓游戏捕鱼大师 刮刮乐视频 fm2011桑普多利亚 爵士vs 日日进财电子游艺 足彩奖金时间 百家乐平注法技巧 西汉姆联铁锤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 球球大作战皮肤 总进球规则 安卓游戏捕鱼大师 刮刮乐视频 fm2011桑普多利亚 爵士vs 日日进财电子游艺 足彩奖金时间 百家乐平注法技巧 西汉姆联铁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