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ub id="h1ll4"><progress id="h1ll4"></progress></sub>

<sub id="h1ll4"></sub><sub id="h1ll4"><progress id="h1ll4"></progress></sub>
<track id="h1ll4"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<th id="h1ll4"><form id="h1ll4"></form></th>

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h1ll4"><address id="h1ll4"><mark id="h1ll4"></mark></address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  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日月重光:代嫁王妃

              第九十五章 推心置腹 闲聊

              日月重光:代嫁王妃 星落满何等 3115 2019-02-20 16:50:15

                通玄听出他话里浓浓的担忧与情义,心中微微一暖,温声安慰:“此事说来话长,温兄,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温景琨恍然大悟环视一周,这才想起这是在大街上:“对对对!是愚兄糊涂了!贤弟,请随我来!”

                好一阵兵荒马乱后,温景琨带着通玄在一处僻静的地方落座:“贤弟,你的眼睛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通玄无奈的笑笑:“当年贫道为了温兄不惜上干天命,被天道反噬几乎丢掉这条性命,这点温兄应当还记得吧?”

                当年的惨状温景琨至今历历在目,不由点头,凝神听通玄继续往下说。

                “贫道动手前曾给师父去过一封信,师父他老人家道法高深,尚未接到信立刻便心有所?#23567;?#24072;父他夜观星象算出我有大难,收到信后立刻按照地址赶来。只是,兴许天意如此,师父一?#26041;舾下?#36214;,还是?#33618;?#21450;?#22791;?#21040;阻止贫道。师父找到我时,木已成舟,无力回天,便?#33618;?#24102;着被天道反噬生死未卜的我回了山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温景琨点点头:“难怪!当年恰巧神医谷的谷主进京收徒,愚兄收到消息便亲自登门打算去请神医来为贤弟诊治,没想到不过半日便有下人来报说是你被一个奇怪的白胡子老?#26469;?#19978;门带走了,连个只言片语都没留下!我还以为……”说到这里他忍不住红了眼眶。

                通玄不好意思的笑笑:“那时贫道陷入昏迷人事不知,师父他老人家一辈子除了考度牒的时候下了趟山,此后再未出过山,不懂人情世故不善言辞,?#20013;?#24551;我的伤势,一言不合便直接出手伤了温府的下人将我带走,倒是害得温兄担心了这么多年,是贫道的不是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温景琨挥挥手:“都过去了!贤弟你如今安然无恙,你我兄弟二人还能再见便是老天有眼!那后来呢?贤弟如何成了这副模样?”

                通玄无奈的笑笑:“后来,师父将贫?#26469;?#22238;山门悉心照料,贫道虽?#24653;?#26469;,可身上伤势不仅不见好转,还渐渐恶化。师父说我这是不知天高地厚插手阻断了这世间原本的轨迹发展,造成的?#20498;?#37117;缠在了身上,?#20498;?#27599;多一分,这伤便重上一分。若我不想办法补偿,待到寿元耗尽便?#33618;蘢谷?#30044;生道,生生世世转为畜生为自己的年少轻狂赎罪!寻常的药物治不好我的伤,师父便想办法为我取来这样一双眼睛,借助七星连珠时产生的天地异象可察观万物气运,平时却不可视物。要贫道在下一次七星连珠时,凭借这双眼睛找到身具祥瑞之人,辅佐他成事,沾一?#21019;?#21608;帝王的运势,借此来抵消欠下的因果!还叮嘱贫道这些年务必多行善事多积功德,好用来抵挡那些?#20498;?#34429;然日子有些苦,不过这些年也过来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温景琨倒抽一口凉气,凑到他耳边说:“关于贤弟这双眼睛一事还有谁人知道?”这一句问的杀气四溢,显然准备通玄说出知晓之?#35828;?#21517;字之后便准备为他除去这一隐患。

                通玄感激的笑笑:“温兄不必忧心!此事出我口、入你耳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温景琨这才松了口气,真心实意的说:“贤弟,人心险恶,此事切勿再在他人面前提起!”

                通玄咧嘴笑笑,?#32769;?#36824;能看到当年热血单纯的少年模样:“温兄?#21028;模?#27492;事我只与你一人说!”

                温景琨看着他依旧对自己深信不疑的模样,心情微微有些复杂:“是愚兄害了你!”

                通玄腼腆的笑笑:“温兄不必自责,我是自愿的!再来一次,我还是会这么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通玄一句话说的斩钉截铁,温景琨原本有些起伏的心绪却更加激荡:“是愚兄不好……这么多年,贤弟一直都独自一人行走世间积善行德?”

                通玄点点头:“确如兄长所说!”

                温景琨微微叹息一声,这才开始问起正事:“那贤弟此次入京,难道?”

                通玄神秘兮兮的往前倾了倾身子:“兄长,我此来乃是因为,我借着七星连珠,看到身具紫气之人身在何方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温景琨眉头微蹙:?#30333;?#27668;乃是帝王之气……贤弟的意思是,下一任帝王,找到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通玄神秘兮兮的竖起手指,点?#35828;?#20182;的胸口,温景琨心中震惊不已,低声问:“那,可知是哪一位?”

                通玄?#37027;?#20280;出几根手指,又指了?#21103;?#26041;。

                温景琨心神大震,头一次失色喊出声:“竟然是他?”

                通玄早就摸清了温景琨那点?#32043;福?#33258;然知道宁国公一脉全都压在了二?#39318;由?#19978;。他示意温景琨坐下:“温兄勿慌!可还记得当年占了男胎之位的那位?”

                温景琨?#35835;?#19968;下,缓缓点头:“自然!贤弟此刻提起,可是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通玄点头:“此事转机就着落在她身上!当年只是为了弥补自己的过错,故而才留下她的性命,不想如今反而歪打正着,成全了咱们的锦绣前程!”

                温景琨咬咬牙心中左右为难。二?#39318;?#26159;他一手教导出来的,这么多年来对他言听计从,又娶了自己引以为傲的女儿温婉言,温家与二?#39318;?#26089;就是一条船上的人,一损俱损,一荣俱荣。平心而论,二?#39318;?#24471;势才能为他带来最大的利益,可这世上还有句话?#23567;?#22825;命难违。当年还有个通玄道士不惜?#24515;?#22825;之举?#20154;?#19968;回,如今可不会再有第二个通玄了!

                他重新将视线落在周身气息十分祥和不见当年锋芒的通玄身上,忍不住出言问到:“可有办法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通玄如何不知他话里的意思,面色严肃的说:“温兄!请听贫道一言!当年不过是个武曲星下凡便让你我几乎无力抗衡,更何况是身负大周气?#35828;?#22825;命之子!?逆天改命的后果你也看到了,一招不慎,不仅是丢掉身家性命这么简单的事情!那可是会动摇大周根基的!贫道便是有办法,难道温兄愿意为此牺牲整个大周吗?没了大周,又去哪里坐得什么皇位?没了大周,天下战乱四起,温家又岂能独善其身?#30475;?#20107;莫要说做,贫道便是连想都不敢想!”

                温景琨一时间方寸大乱,只觉得心乱如麻,看着眼前依旧云淡风轻的道士,忍不住出言相询:“那依贤弟之意,愚兄该如何是好?”

                当年?#24425;?#22312;他左右为难的时候,这个道士出现帮了他,他一定还有别的办法!他利用完温婉宁又把人逐出家门,现在关系已经彻底断了,便是温婉宁是温家搭上新帝的关键,又如何能让他去低声下气的求那个自己从未正眼看过、早就被自己放弃?#35828;?#22899;儿?

                通玄神秘兮兮的笑了:“温兄勿忧!那武曲星现在就在二?#39318;?#30340;别院之?#23567;?#25105;之前救过她两次,来之前也?#34903;?#22905;心中依旧牵挂父母、牵挂温家,眼下情况未明,温兄不必有什?#21019;?#21160;作,全看小弟施展手段便是!”

                温景琨点?#35828;?#22836;,感激的说:“多亏了贤弟!否则温家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通玄面带微笑微微点头:“温兄且放宽心!你是贫道的救命恩人,贫道自然会尽心尽力帮助温兄!”

                这之后二人说了会儿闲话,通玄便起身离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温景琨亲自送人出门,目?#36864;?#27493;履蹒跚的消失在街头,这才收起脸上的微笑,面沉如水转身急匆?#19968;?#20102;书房,派人去请长子过来议事。

                通玄走了一程,感觉到周围没什么眼线后,这才在一处无?#35828;?#22320;方温声说:“姑娘对此可还满意?”

                十三从隐身之处走出来:“没想到道长除了窥视人心之外,这编故事?#24425;?#19968;流。若是日后无以为生,不如借此谋生!”

                通玄好脾气的笑笑:“贫道之前行走世间,这些自然也慢慢学会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十三缓缓越过他往前走去:“道士,你既然明知花落谁家,又为何寄身在此处?”

                通玄跟了上去,得意的说:“高人出场自然要有高?#35828;?#39118;?#21486;?#21738;有上来就抱着人家的大腿哭着求着要追随的?自己送上门的,容易让人看轻!我?#21364;?#20986;偌大名声,只要安心静待?#24867;?#19978;钩便是!”

                十三微微一笑:“那道士你可知,德不配位会是个什么下场?”

                通玄捏紧了手中的竹竿:“我既然?#39029;?#26469;,自然得?#24515;?#24471;出手的手艺傍身!自古帝王身边的谋士都没什么好下场,可若此人还是一个不世出的神医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十三笑而不语,这通玄到底还是想当然了。疑心病一起,谁管你是什么人、有什么了不得的手段?到那时,所有的优点便都是错了!

                回到二?#39318;?#30340;别院,二?#39318;?#31455;然等在正厅。

                通玄有一瞬间的心虚,他刚刚才撬了撬这?#35828;那澆牵?#20919;不丁便撞到了正主,饶是?#22312;?#33080;皮厚如城墙,还是忍不住生出几分不自在来。通玄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?#20146;櫻骸?#26080;量天尊,二?#39318;?#36817;来可好?”

                李昭看到她们二人回来时神色有一瞬间的阴沉,却又很快扬起一个温柔的笑意:“一切安好,道长有心了!宁儿,可见到岳父大人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十三神色淡淡的摇头:“父亲尚未原谅我,我自然不敢轻易露面惹父亲生气。便?#33618;?#22312;附近转转,聊解心中愁思。”

                通玄知道二?#39318;永创?#19981;是为了自己,在他们说话时冲着二?#39318;?#20316;了个揖便悄然离开。

              目录
              目录
              设置
              设置
              书架
              加入书架
              书页
              返回书页
              评论
              评论
              指南
              <sub id="h1ll4"><progress id="h1ll4"></progress></sub>

              <sub id="h1ll4"></sub><sub id="h1ll4"><progress id="h1ll4"></progress></sub>
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h1ll4"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h1ll4"><form id="h1ll4"></form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h1ll4"><address id="h1ll4"><mark id="h1ll4"></mark></address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歆惠人体写真 注册免费送体验金网站 欢乐生肖福彩 鼎盛国际娱乐手机版 长春按摩 价格 三张牌游戏大厅 三肖六码3肖6码网站 免费 江西时时2000万 澳客彩票网 pk106码倍投表图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 白歆惠人体写真 注册免费送体验金网站 欢乐生肖福彩 鼎盛国际娱乐手机版 长春按摩 价格 三张牌游戏大厅 三肖六码3肖6码网站 免费 江西时时2000万 澳客彩票网 pk106码倍投表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