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ub id="h1ll4"><progress id="h1ll4"></progress></sub>

<sub id="h1ll4"></sub><sub id="h1ll4"><progress id="h1ll4"></progress></sub>
<track id="h1ll4"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<th id="h1ll4"><form id="h1ll4"></form></th>

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h1ll4"><address id="h1ll4"><mark id="h1ll4"></mark></address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  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日月重光:代嫁王妃

              第十八章 盛装打扮 局势将明

              日月重光:代嫁王妃 星落满何等 4321 2019-01-23 14:06:16

                侍剑并未直接去找瑞王,而是随着李全红药先去找了李枫。

                看到大?#39318;由?#36793;的人出现李枫就知道自己这盯?#35828;?#33510;差事结束了,他拍了拍侍剑的肩膀:“走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温婉言看着呼啦啦来了一大群人,后面有宫女捧着衣饰等物,听李全转述了大?#39318;?#30340;意思后,她本想拒绝换装的好意:“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,若是再收拾打扮恐怕会误了时辰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然而没想到李全竟然打断了她的话:“温小姐,此事是大?#39318;?#30340;意思,大?#39318;?#21150;事一向妥当,已经派人告知皇后身边的管事姑姑了。入宫赴宴面见圣驾,岂容有分毫错漏?!二位姑娘此时衣饰凌乱妆容不雅,大?#39318;?#19968;番好意,温小姐?#31383;?#33324;推脱,莫不是对圣人心存不敬?”

                温婉言立刻被惊出一身冷汗,等他说完这才弱弱的说:“公公恕罪,是小女子思虑不周!”

                这宫里的人果真难缠,如今形式比人强,她就是有十万分的不愿,此刻也只能任由宫人摆布了。否则一个大不敬的帽子扣下来,温家都得受牵连!

                眼睁睁看着自己?#35805;?#24378;迫的换上一身百花穿蝶绣工精致的大红宫装,双螺髻被拆了重新梳成惊鸿髻,满?#20998;?#32736;几乎要压断她的脖子。

                宫女挑了一点胭脂在掌心化开,将她饱满水润的樱唇涂出美好的轮廓后,剩下的在她脸颊眼角细细涂抹,那胭脂有淡淡的花香传来,不似京中流行的胭脂香味。

                温婉言苦中作乐的想着,这宫里用的东西果然不凡。单是这香味儿就十分诱人,初闻只觉得淡淡的花香,待要细品时却又似有似无十分勾人。

                宫女为她贴好花钿后,就弯腰行礼退了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  梳妆完毕,温婉言缓缓起身莲?#35282;?#31227;,拖着有着长长下摆的迤?#25105;?#35033;缓缓走出宫殿,等在外面伺候的宫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她缓缓走来,只以为自己见到了神仙妃子。

                温婉言一双弯弯柳叶眉,似笑非笑含情目,芙蓉面上琼鼻樱唇无一不美,红衣配上纯金打造的首?#26410;?#25140;在身上,不仅没有显得她艳俗,反而衬得她肤白如雪,因她轻蹙的眉头而多出几分缥缈的仙气,微微上挑的眼角又多出一抹妩媚风流,让人见之忘俗。

                邓玉儿生得眉眼间几分冷清,又因痴?#31561;?#29579;多年从未得偿所愿,心中悲苦面上难免带了几分清愁,因她气质淡雅,又有几分书卷气,宫人们很快就为她挑选了一身烟霞织就的锦缎,心灵手巧的绣娘活灵活现的绣着飞鸟穿梭其间。做工精良,却又恰到好处衬托出她的气质来。

                与温婉言的华丽相比,她只是松松的挽了个堕马髻,发间一?#33258;?#22411;别致淡雅的翠玉头面,斜斜插着一直孔雀衘珠的步摇。

                即使不是第一次见,邓玉儿依旧惊叹于温婉言盛装之下的殊丽无双。

                温婉言上下打量着气?#26159;?#24189;的邓玉儿,忍不住赞叹一声:“真美!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饰。这一身衬托的姐姐婉约动人,疑似仙子下凡!”

                邓玉儿?#35835;?#25199;唇角露出个勉强的笑意:“哪有妹妹国色天香来的?#27599;矗?#26102;间不早了,咱们赶快赴宴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温婉言看出她心情不好,体谅她遇到心上人却是被那人咄咄刁难的苦楚,于是轻轻拍了拍她的?#30452;常?#20004;人并肩而?#23567;?p>  赏花宴已经开始,她们到的晚了。

                众人正有说有笑十分热闹,皇后坐在太后身边,太后多看哪个女子两眼,就附在太后耳边轻声介绍那女子是什么出身,性情如何。

                舒贵妃眯着眼看着她们婆媳情深的样子暗暗咬牙,暗骂太后这个老妖婆太?#30343;?#22909;歹,她刚刚有意讨太后欢心,特意给她介绍了几个人品相貌一等一的好的女孩,太后竟然只是冷淡的点点头就转头与皇后说话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舒贵妃脸上带着得体的笑,手一用力掰断了自己的护甲,在心里暗暗发誓迟早给老妖婆?#27599;礎?p>  就在这时,门口竟传来一阵骚动。

                皇后面色?#20439;?#20005;肃。她出身百年世家的楚家,被先皇与太后选中入主中宫靠的不是美色,而是?#20439;?#30693;礼,这些年她主持公务,教养?#39318;樱?#23558;后宫治理的十分妥当。太后对她十分满意,然而此刻宴会上竟然突然出现这?#21019;?#30340;动静,难道是有什么意外不成?

                皇后看了一眼身边伺候的飞燕,飞燕会意,立刻起身前去查看。不多时飞燕引着两个引起骚动的女子回来了:“回禀太后、皇后,是温尚书家的嫡女与邓尚书家的嫡次女来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皇后与太后对视一眼,皇后挥?#36136;?#24847;飞燕起身,转身对一脸好奇的太后说:“此事之前皇儿身边的司琪来报,说是二位姑娘路遇瑞王才延误了时辰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太后立刻来了兴致:“你是说麟儿与她们相遇这才耽搁了?可是发生了什么事儿?”

                皇后瞥了一眼飞燕,飞燕立刻笑道:“回禀太后娘娘,可不就是瑞王爷遇到真正的仙子终于动了凡心?”说着就将从司琪那里听来的消息说了一遍。

                太后不住的点头,视线时?#30343;?#25195;过跪在下首的温婉言。

                舒贵妃早就认出了来的人是谁。等看到一身盛装打扮的温婉言,舒贵妃心里暗骂:“小贱人!如此打扮是要勾引谁?!”知儿莫若母,她如何不知温婉言引得李昭对她情根深种?竟是连青?#20998;?#39532;的表?#23194;?#23467;雪菲都冷落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南宫雪菲模样性情皆是一等一的好,自小与李昭一起长大,两人多年的情义,竟?#25442;?#27604;不过一个半?#39134;?#20986;来的贱货?舒贵妃恨不得杀了温婉言,却又怕引得自己儿?#30001;?#24515;,只能咬牙忍下来。

                她本打算出声为她结尾,看到太后与皇后?#34892;?#36259;的样子,眼珠一转突然就露出一丝冷笑:如果温婉言被太后相中选做瑞王妃,那她就再也不能影响自己的儿子了!

                舒贵妃身边的大宫女半夏焦急的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温婉言,看了一眼主子安坐的背影,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原本想要出手的主子突然就不动了。难道主子有别的主意?

                太后兴致高昂的让人将跪在下首请罪的温婉言带过来瞧瞧。在众女饱含嫉妒愤恨的目光里,温婉言定了定心神,莲?#35282;?#31227;走上前去落落大方的向太后皇后请安:“小女温婉言见过太后娘娘,见过皇后娘娘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太后看清她的模样时已是吃了一惊,待温婉言仪态万方的走上前来请?#24425;保?#32456;于缓缓吐出口气,满意的点头,示意身边的佩玉扶她起来:“不愧是名满京城的仙子!如此绝色,便是神仙怕也会动心吧?竟被浩然捡到了!好!好!好孩子,你叫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温婉言听到太后的话被惊得肝胆欲裂,却又不敢有丝毫表露出来,她嗓子微微发紧,却依旧端着?#20439;?#30340;微笑回话:“回太后娘娘,小女温婉言!”

                太后拉着她的手偏头对身边的皇后说:“瞧瞧,不止人长的貌美如花,声音也如黄莺出谷,婉转悦耳!美人之美,其神态、其容貌、其气质、其形无一不美者方为绝色!依哀家看,这婉言便是花中绝色,堪配我儿!”

                皇后也微微点头:“母后说的不错。早就听闻温家小姐美丽?#20439;?#39281;读诗书,贤良淑德为人孝顺,在京中颇有美名,今日看?#21019;?#26041;守礼,实在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太后满意的点头,越看她越?#19981;叮?#23558;自己手腕上戴着的玉镯子摘下拉着温婉言白嫩的小手往她腕上套去:“初次见面,哀家没带什么好物件,只这镯子乃是先帝无意间得到的一方暖玉打造而成,今日哀家就赠与你!”

                温婉言再也端不住自己的矜持,立刻跪地推?#29301;骸?#35874;太后美意!婉言万?#21862;?#25954;受此大礼!还请太后收回成命!”

                太后?#25104;?#22823;变,皇后也面色不善的紧盯着她:“太后一番好意,温小姐却是为何推诿不肯接受?莫不是觉得母后这镯子入不得温小姐法眼不成!”

                温婉言急的额头沁出冷汗,她不敢说出自己心有所属,犹豫再三后一咬牙说:“望太后娘娘赎罪,非小女?#30343;?#25260;举,先前陛下下旨令京中未婚女子入宫赴宴,便是为瑞王娶亲?#30343;攏?#29790;王先前当众发话,言若非他意中人,任是仙女也不?#20808;ⅰ?#22826;后于此刻赐下镯子,意义非凡,然而瑞王未到,宴会也刚刚开始,焉知稍后是否会有更好的女子出现?小女不敢接此厚赏便是怕小女入不得瑞王法眼,倒叫太后娘娘失望!”

                太后?#25104;?#24494;微舒缓,不等她们说话,就有人拍着?#21482;?#32531;走来:?#26263;?#30495;是好一张巧嘴!如此说来,温姑娘?#30343;?#27597;后赏赐,反倒是为了母后好了?若母后执意如此,倒是不知好歹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温婉言看清来人,心中叫苦不迭,立刻跪下请罪:“小女子不敢!瑞王身份贵重,小女?#30001;?#24615;愚钝?#33268;常?#21482;恐难入王爷法眼,所以巧言推诿,还请太后娘娘责罚!”

                太后看到瑞王后立刻笑开了花,也不在意自己送人镯子却被拒绝的事儿,招手让自己的儿子坐在身边。瑞王拿过太后的镯子塞进自己袖袋中,做出一副惋惜的模样腆着脸说:“母后一番好意送不出去,不如就便宜了儿子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太后立刻笑着指着他对皇后说:“你看这惫赖货!府中什么好东西没有?偏偏瞧上我这镯子!罢了,你既想要,就给你罢!”

                几人说笑间,任由温婉言跪在下首。

                皇帝带着一众?#39318;?#36319;在后面,宫中众人下跪请安,皇帝不甚在意的挥手让他们平身,自己走到皇后身边亲手扶她起来,向太后见礼后这才坐在主位上。

                众人落座后,皇帝这才打量了一眼温婉言:“这便是宁国公的女儿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温婉言定定神:“回皇上,小女正是宁国公的嫡长女。”

                皇帝早将先前的一幕看在眼里,挥挥?#36136;?#24847;她下去:“入座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温婉言如蒙大赦,立刻?#27426;?#21518;起身脚?#35282;?#24555;的离去,在经过二?#39318;由?#36793;时,?#37027;?#21521;他吐了吐舌头,二?#39318;?#26446;昭会心一笑。

                似是察觉?#35828;?#29577;儿的尴尬,皇后唤她到身前问了几句,温言软语安抚她几句。邓玉儿的祖父乃是当今圣上的授?#21619;?#24072;,邓家一门父子两宰相在大周传为美谈。即使邓玉儿今晚被温婉言抢完了风头,这里也无人敢小瞧了她。

                带着皇后的赏赐,邓玉儿在宫?#35828;闹?#24341;下落座。看着坐在温家家眷席中的温婉言正含羞带怯?#37027;?#25171;量着?#39318;?#30340;方向,邓玉儿苦笑一声。她与温婉言是手?#20004;唬?#23545;温婉言的心事也略知一二。如何不知温婉言在看谁?她经常出入宫?#29301;?#23545;几位主子的性情也了解一二,刚刚她一直都跪在下首,也看清了几位主子之间无声的交流。一想到温婉言弃若?#33268;?#30340;东西,正是她邓玉儿心心念念今生却再不能奢求到的,她的心就像被针扎了一样密密麻麻的疼。

                无论心中怎样翻山倒海,邓玉儿脸上依旧带着?#20439;?#30340;微笑,对她因担忧?#37027;?#20280;手握住自己双手的母亲露出个安慰的笑来。

                邓?#36136;?#25720;到她的手后心中一惊,邓玉儿?#20013;?#20912;凉,即使面上不显,可知女莫若母,女儿心中定然难受到极点,此刻不过是强撑罢了!

                她?#37027;?#21497;了口气,头一次怨恨起自己的丈夫来。若玉儿不是生在邓家,早就能得偿所愿了吧?!

                温婉言顶着众人或惊叹或嫉妒的目光快速回到自己母亲身边坐下。温柳氏拍了拍自己女儿的手,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皇帝到来,宴会正式开始。有心入选的女子都准备了自己拿手的才艺。酒过三巡,众人兴致高昂,对着台上的女子点评,自是无人注意有人悄然离席。

                瑞王瞥过空?#35828;南?#20301;,与眉?#26041;?#36441;的大?#39318;?#23545;视一眼,面色如常的托着下巴无聊的扫过下面正表演惊鸿舞的女子,漫不经心的喝下一杯酒。这世间的女子们当真无趣的紧!

                “巧儿,本王若是没记错,你入府有五年了吧?”

                巧儿握着酒壶的手紧了紧:“回王爷的话,您记得分毫不差!奴婢今日入王府恰好有五年又三个月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瑞王醉眼朦胧的看着巧儿的脸:“五年了啊……仔细看来,巧儿你生的娇俏可爱,?#24425;?#20010;大姑娘了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巧儿忍着眼中的泪意说:“王爷谬赞了!您喝醉了,奴婢扶您下去休息一下吧?”

                太后转头看见瑞王在与伺候他的宫女说笑,注意力全不在场内表演的女?#30001;?#19978;,忍不住出生询?#21097;骸?#30343;儿,可有心仪的女子?”

                瑞王脸上已经浮起几分醉意,劈手夺过巧儿手中的酒壶又倒了一杯酒一口?#38592;?#20102;杯中的美酒,随手一指刚刚跟母亲告罪后打算?#37027;?#31163;席的温婉言:“?#36864;?#21543;!”

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目录
              目录
              设置
              设置
              书架
              加入书架
              书页
              返回书页
              评论
              评论
              指南
              <sub id="h1ll4"><progress id="h1ll4"></progress></sub>

              <sub id="h1ll4"></sub><sub id="h1ll4"><progress id="h1ll4"></progress></sub>
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h1ll4"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h1ll4"><form id="h1ll4"></form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h1ll4"><address id="h1ll4"><mark id="h1ll4"></mark></address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八杠顺口溜介绍 上海t6国际设计师人员 四川时时注册网址 3d包胆花多少钱 长沙一条龙白云 斗地主单机版不用网络 重庆开奖历史开奖记录 黄金五星毒胆计划软件 美女壁纸迪丽热巴壁纸 斗牛明牌抢庄最好牌型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 二八杠顺口溜介绍 上海t6国际设计师人员 四川时时注册网址 3d包胆花多少钱 长沙一条龙白云 斗地主单机版不用网络 重庆开奖历史开奖记录 黄金五星毒胆计划软件 美女壁纸迪丽热巴壁纸 斗牛明牌抢庄最好牌型